当前位置:天道方程式文化传媒影视福贵大结局31
福贵大结局31
2023-08-15

福贵分集介绍 第31集

凤霞生了个儿子,福贵要二喜快回家告诉家珍。二喜跑到石桥上,突然腿一软掉进了河里,再也没有起来……

二喜死了。村人把二喜抬到福贵的家里。凤霞在医院等着二喜回来,等了许久仍不见二喜的影子。突然村里来了一个人把福贵给叫走了。福贵一走也没有再回来,凤霞觉得出了什么事。尽管大家都不敢告诉她二喜死掉的消息。凤霞还是有预感。一连几天凤霞不吃不喝,孩子没有奶水,整天哭着。邻居们都看着十分伤心,都说二喜这孩子怎么抛下凤霞和孩子就走了。大家都为二喜感到悲痛。家珍十分疼爱二喜,抱着二喜的尸体久久不放。满仓在有庆的坟旁给二喜找了一块地埋了。

二喜死了,自行车铺也开不下去了。福贵进城把凤霞重新接回来。凤霞和家珍抱头痛哭。

福贵找满仓让凤霞留在村里劳动挣工分。二喜单位来人,让凤霞进城顶替二喜在基建队做杂工,满仓说在队里挣工分一天只挣两毛钱,到城里基建队,一个月能挣二三十块钱工资,大家商量一下还是觉得凤霞应该进城。凤霞没有奶水,福贵整天抱着小苦根到处讨奶吃。福贵抱着孩子跑了十几里地,让苦根吃了一顿奶,重新回来,便又饿了。又接着抱到其他一个村找一个养孩子的女人,讨一顿奶吃。凤霞又进城了,家珍身体不好,福贵和帮着凤霞带着孩子。在大街上,凡是看到养孩子的女人走过去,福贵就抱着苦根上去讨吃的,苦根就这样吃了百家奶长大。

“四人帮”粉碎了,满仓带着村人跳起了花鼓灯,二愣成了四人帮的黑爪牙被抓起来送到村里来接受批斗。福贵还是老样子,漏网地主还得陪着二愣接受批斗。村里又闹农业学大寨,修梯田,福贵对满仓说,为什么还要修梯田?满仓说,打倒四人帮更要修梯田。县里新的领导要到徐家川来。满仓又在组织村民们召开批斗会,二愣和福贵又站在台上。满仓要求村民们一定要把批斗会开的轰轰烈烈。一辆吉普车驰进村,胡老师在公社王主任的陪同下从车里下来。王主任向满仓介绍胡老师己经当了副县长。满仓和村人都惊喜。胡老师当大官了。

胡老师交代满仓村里不要再开类似的批斗会了,一心一意地把生产搞上去。满仓问胡老师,梯田还修不修?胡老师说这件事还可以再研究。胡老师和福贵来看家珍。家珍百感交织。

福贵分集介绍 第32集

胡老师问了家珍的身体,家珍说老样子,夏医师也来过,就这样不死不活的。胡老师十分关心凤霞的事,为二喜的死十分难受。满仓和村里人来到福贵家,大家都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,都对修梯田有意见,干嘛要修梯田?把徐家川的贡田种好了不就好了吗?胡老师也觉得很对。徐家川的情况和大寨确实不同,徐家川应该要走自己学大寨的路。

胡老师离开了徐家川,胡老师把各地的情况做了一些调查,然后写了一个调查报告寄到北京去,不久上面的信被退回来。地区组织部的干部来到县里来调查。干部问特意问胡老师和福贵是什么关系的问题。胡老师如实的汇报了自己和福贵的关系。组织部的人最后说,你这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停职反省,手上的工作暂时停下来。胡老师知道自己惹上麻烦了。

胡老师离开了县委,带着铺盖来到福贵家,住在凤霞住的房间里。村里人感到纳闷,胡老师说自己不当县长了。胡老师经常和村里人聊天,问一些农民的真实想法。胡老感到自己没有错,他还是坚持学大寨应实事求是从各地的实际情况出发。

苦根想进城看妈妈,胡老师带着苦根进城。凤霞和基建队的工人们都在抬水泥板,凤霞在工地上帮着整理工具。胡老师带着苦根朝着工地走过来。凤霞看到了和苦根一起来的胡老师,凤霞怔怔地看着,胡老师也远远的看到了凤霞。突然,工地上的水泥板轰地一声,正朝着凤霞的头上砸下来。凤霞工友们拼命地朝着凤霞嘶叫……胡老师看到了凤霞十分可怕的一幕,向工地上冲跑过去。

福贵得知凤霞的消息赶到医院,凤霞己经躺在太平间里。

福贵背着家珍,胡老师抱着苦根来到凤霞的坟墓旁。苦根看着一堆土坟问,躺在里面的是谁?

家珍和福贵泪水涟涟……

村里人都知道胡老师是为大家过上好日子才丢官的,对胡老师十分的尊敬。胡老师让大家来商量,大家都说,如果让村里的土地像解放初期那样分给大伙种,那该多好。胡老师写了一份关于要求土地承包的报告,让村民们签字,满仓和村民们有点顾虑,家珍对大家说,胡老师官都不当,我们还怕什么?

福贵分集介绍 第33集(大结局)

村民们写的土地承包联名信寄出一个多月了还没有消息。胡老师一直住在福贵的家里,还是不停地和村民们聊天,做社会调查。夜里坐在灯下不停地写材料。一天,一辆吉普车又驰进了村里,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从车里下来找胡县长。村里人都惊喜,问,胡老师是不是又要当官了。干部说,省里通知胡县长马上到省里参加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。胡老师马上就要走了,他对家珍福贵乡亲们说,大家一定要有信心,好日子就在眼前了。

胡老师走后不久。家珍的身体便不行了。家珍对福贵说,孩子都走了,总算没有什么牵挂了。这一辈子嫁给你,为你生了两个好孩子也算是对得起你了,下辈子还要嫁给你。福贵泪水哗哗地流说,家珍,胡老师己经到上面开会了,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,你不能抛下我一个人。家珍说,我把苦根留给你,你要好好的照顾他。

福贵送走了家珍,剩下自己和苦根。中央同意土地承包的消息传到了村里。满仓拿着报纸让大家看。村民们都欢心鼓舞。福贵又分到了五亩好贡田,福贵带着苦根一起在田里干活。然而福贵老了,他把多年积蓄下来的钱,买了一条老牛,福贵牵着老牛回村,和老牛一起在田里干活……

春生回来了。春生带着花生和一瓶白酒来到福贵的田头坐在地上和福贵一起痛饮。春生告诉福贵他又重新工作了。胡老师还在省里,比他有出息。

苦根在当年有庆的学校里读书。苦根放学了背着书包跑到福贵的田头来,大声地叫喊:外公……

福贵高兴地和春生、苦根牵着老牛朝着晚霞走去…… (全剧终)